http://nbweekly.com

南都周刊2018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人与食物的贫贱之交

字体:


  红薯叶子,按照蔬菜的标准,它似乎不是纯粹的蔬菜,只是粮食即红薯的副产品。吾乡陕西关中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因为麦子产量低,红薯的产量大,依靠红薯度过那个缺粮的阶段,所以当時红薯的种植面积十分大。红薯有多种吃法,其叶子就是炒菜吃。清晰地记得那时候炒红薯叶并不好吃,因为缺油。现在广东客家菜卖的炒薯叶,需要一定的油伺候它。

  关中人吃面,无论炒什么菜佐食,都叫炒葱花,比如用韭菜炒的,就叫韭菜葱花,用红薯炒的,叫红薯叶葱花。我的记忆中,红薯叶就是这一种吃法。

  从前人不用别的吃法,是因为别的吃法更费食材,比如用红薯叶蒸菜卷——红薯叶,洗净略切,不要太碎,加生葱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南都周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